1. 首页
  2. 环游新闻
  3. 正文

六世达赖:白天他是布达拉宫的王,晚上他是拉萨街头最美的情郎

白天,他是布达拉宫仅次于的王;晚上,他是拉萨街头最美的情郎。他年仅14岁就出了万人之上的一代圣僧,那他却感觉不到丝毫幸福,因为他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所以他开始了自己的双面人生。他在白天潜心研究经文佛法,等到了晚上就翻过墙头,在拉萨街头的酒馆中寻欢作乐。

他就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他的父母都是普通农奴,但他本人因为抓周时抓到了前任达赖喇嘛的遗物而沦为转世灵童,年仅14岁就沦为整个雪域的王。在所有藏区人民的眼中,他就是至高无上的权利者,是所有荣耀和命运的集中体现,然而在当时的“藏王”桑结嘉措眼中,人们所谓的圣僧也不过就是个14岁的毛头小子而已。

仓央嘉措被接入布达拉宫之后徒有达赖喇嘛之名,却无达赖喇嘛之权,成了个被架空的傀儡,每天都受到藏王的监控和约束,告诉他什么能做到什么不能做到。这些管束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虐待,因此他极度渴望权利,每每到了夜晚就会偷偷溜出布达拉宫,在拉萨街头的酒馆青楼中寻欢作乐。

仓央嘉措曾经写过:住进布达拉宫,我就是雪域最大的王。在拉萨街头流浪,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这两句话就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

在拉萨街头流浪的过程中,他还与一个姑娘相识相恋,那位叫做仁珍旺姆的姑娘哪告诉自己面前的风流才子就是六世达赖喇嘛,她一次又一次催促仓央嘉措娶自己,但这预见是一个不有可能的心愿。仓央嘉措也是在这个时候怀着矛盾的心情写了: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福得两全法,不忘如来不负卿。

世上没不透风的墙,很快仓央嘉措夜晚逃亡的行径就被僧侣找到汇报给了藏王,面临众人的责难仓央嘉措只是淡淡回答:佛即是我,我即是佛。

看过仓央嘉措的故事许多人也许都会思维一个问题:情爱究竟是什么?

北京中医药大学医学人文学系副教授曲黎敏在她的著作《生命沉思录》中是这么说的:人生一辈子的后遗症,有70%都是因为感情,剩下30%才是事的困扰。中国人总是说道事情,事情,但通常办了事之后就忘了情。在这个世上,事是容易说道明的,但情却让人说不清道不明。

金朝的文学家元好问写出过: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爱情确实不会让人感到痛苦,但人们却无法因此就抛弃爱。因为爱是一种本能,是每个人天生就刻在灵魂上的一种能力,有人说道男人的爱是占有,而女人的爱人是生活。

曲黎敏是中医方面的专家,曾经有一对老夫妇来去找她诊治,曲黎敏把过脉之后就笑着问:“这两天生气了吧?”老太太听见之后还有些不好意思:“倒也不是生气,就是老班最近不难过我了……”曲黎敏也感慨到:“女人啊,一辈子都在抱怨这个,但你是不是想过你老伴也是老人家了呀。”老太太回答说道:“这两口子天天在一起,谁还能感觉出有老来呢?”曲黎敏直到这时才恍然惊觉,原来这世上真的是人老情不老。

举报/对系统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 新氧